一个老人对神经酸的告白
文章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7-24 9:30:21
人已看

我想将最近2年来的一个铭心刻骨的亲身遭遇,讲给更多的人听,希望能对与我有过同样遭遇的老人或未老先衰的人有所帮助。

我是一个老人了,从我退休的那一天起,我就在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开始,我十分憧憬退休后的生活,想到可以不必整日忙活那些无穷无尽的公务,可以陪着老伴到祖国各地随意走走,可以翻一翻放在壁柜多年的大部头书,还能够拉着几个小老头儿时不时美滋滋地喝上两杯,那心里就不由得阵阵激动。

在官场了混了几十年,也算是积淀了一些资源和人脉,手底下也提拔了一些人,走上了更高的岗位。刚退下来的时候,还不断有电话打过来,嘘寒问暖,讲讲工作上的事;还有些人找上门来,希望我发挥余热,走走关系。过了一段不算寂寞的日子,感觉自己还是单位的一份子,还在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过不多久,电话越来越少了,偶尔有电话来,也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上几句,也不跟我说工作上的事了。登门求教的人?更是一个也没有了。儿子一家在另一个城市,天南地北的,也只是逢上大小长假才能过来看看。

一种失落感和恐惧感慢慢地在我身上体现了出来,干什么事情都没了劲头,有时一下午捧着一本书看了三五页,书一阖上,就不知看了什么。老伴说我是掉了魂儿,还笑着说捡到了就把它还给我。我的脾气也开始变得怪了起来,动不动地就发火扔东西。有次与老张下象棋,我不小心走错了一步棋,要悔过来,可老张硬是不许,我不知怎地就拿起棋子劈头盖脸砸了过去。还有一次跟几个老伙伴喝酒,一杯酒喝完了,我拿起瓶子准备倒酒,没有倒在杯子里,却将小半瓶酒倒在了菜盘里。大家像怪物一样地看着我,我也莫名其妙。

渐渐地,我的古怪脾气传扬开去,平常来往的几个老伙伴也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我,跟我交往说话的人也少了,有时老伴出去了,我就一动不动地坐在院子里,水烧开了也不知道泡茶。老伴回来看到我那个嗒然若失的样子,可吓得不轻。说我得了老年痴呆症,要到医院里去治。

“老年痴呆症?”我当时一下子就火了,我一个在台上不拿稿子讲半天也不会掉词断片、身子硬朗的人会得老年痴呆症?怎么也不愿意去医院。还说老伴是无事找事,根本就是见不得我清净下来。

老伴拿我没有办法,我也乐得自行其是。据后面有人告诉我,我有一段时间恍恍惚惚的,虽然说话利索,但前不久说过的话,就忘得干干净净了;中午两点多了忽然就想中午是不是吃饭了,吃了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很是闹了些笑话和尴尬。最要命的是有一次,我去找城南的老邢溜弯儿,一出门,却走了条去城北的路,而到了半路,居然记不起来要去找谁。想要往回走,走了好长一段,却恍惚发现回到了之前忘记路的地方。幸而不久遇到了单位的老同事,把我送回了家。

我这下知道脑子真的出现了问题,不用老伴和儿子多说,就乖乖地去看了医生。这一看不打紧,医生详细地问了我的情况,检查了身体,很笃定地诊断我患了老年痴呆症,而且是中度了,继续恶化就可能危及生命。现在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期,还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很好地治愈它,只能通过日常调养,辅以药物,减轻症状。

我实在不明白我就怎么得了这个附骨之症,这才退休几年啊,平时还保持了看书读报的习惯,还能记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这样的诗句。不管怎么样,这已成了一家人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老伴除了寸步不离地跟着我,还将她和儿子的电话、家庭住址、退休单位的信息打印成厚厚的卡片,让我贴身收藏。药也吃了不少,却总不见起色,而且我一向坚持“宁愿喝酒,绝不吃药”、“多喝酒,少吃药”这样的信念,一看到药就不由得产生抗拒感,似乎药也不怎么待见我,不让我好转起来。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脑子时好时坏。有时还能下下棋,但一些厉害的“杀招”仿佛生生地从脑海中掰去一般,再也找不到了,让对手兴味索然。糟糕的时候,找来一块砖头,放在枕头下,说还是枕着书睡觉踏实。老伴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又没有好的办法,她后来告诉我,当时她最怕的是我把她忘记了,将她当成陌生人。

有一天,老伴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说是在网上找到了一种说法,人的大脑中有一种神经酸的物质,能够修复疏通受损大脑神经,让神经细胞再生,由于人体老化或者精神缺失、过度用脑,神经酸会慢慢流失、减少,进而引发包括老年痴呆症在内的多种脑部病症。神经酸这种神奇物质,不可再生,只能依靠外部摄取进补。过去国外科学家只能从鲨鱼的大脑和油中提取到神经酸,因而十分的珍稀昂贵,而最近有中国科学家从一种叫做元宝枫的树中提取到了高纯度神经酸,并且有家公司生产出了富含神经酸的保健品。他现在网购了两盒,已发了快递,一定要我坚持早晚喝上一支。这当然是我神清气爽之后老伴讲给我的,当时的我可无法记住。

过了两天,快递到了。拆开一看,是两个印有“木之源 元宝枫神经酸油”字样的黄色铁盒,里面是30支色泽金黄的液体。“这东西看起来还不错,可真的能有用?别又是那些糊弄人的玩意儿!”我当时可是半点也不相信,可老伴却极力怂恿我,说是儿子的一番心意,再怎么样也吃不死人。

在老伴的坚持与监督之下,我开始早晚一支的服用起来,也渐渐习惯了那股香甜柔腻的味道。20多天后,老伴惊奇地发现我的眼光变得灵活清澈起来,恍惚迷茫的神态变少了,中午和晚上睡觉也踏实安稳了许多。我也感觉时而淤塞时而杂乱的大脑中,仿佛被一点一点疏通理顺了,慢慢地记起了一些人和事。儿子回来看我的那次,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立马又购买了2盒同样的元宝枫神经酸油,而且还有4瓶元宝枫配方油,说是可以用来烹饪、凉拌和煲汤,让他妈也能通过饮食进补神经酸。

4盒吃完之后,我的生活情趣明显多了起来,看看书,养养花,偶尔也能下局棋,用老伴的话来说,慢慢活的像个人了,有了精气神。半年多后我们去复诊,医生看到我的状态,很是惊讶,问了我身边人的名字,最近做了些什么事,我基本上没有多大困难就答上来了。他高兴地对说,我已经从比较危险的情况恢复到一个可以控制的状态了,只要不出现大的情绪波动和身体变故,保持好的生活习惯,坚持适度身体锻炼,病症就会越来越轻,不会危及到生命。

这一段铭心刻骨的经历,有如重获新生,让我对神经酸有了更多地了解。对王性炎教授充满了敬意,是他的潜心研究,发现了元宝枫树的价值,可以源源不断地提取到自然神经酸;也幸而有了宝枫生物这样的产业公司,开发出了既可以口服、又能够佐食的多种神经酸产品,让更多的人能从中受益。我相信会有更多的老人们,能够在元宝枫和神经酸的呵护下,一直拥有健康清爽的身体,都能安享人生最后的幸福时光!

神经酸是大脑神经纤维和神经细胞的核心天然成分,能完整透过血脑屏障,直接作用于神经纤维进行修复疏通,让受损、脱落的保护鞘再生,溶解堵塞通道的坏死组织,诱导神经纤维的自我生长及分裂,使神经细胞所产生的信息及外界的信息都能顺利通过神经纤维传递,达到指令畅通,以此激活受损、病变及休眠的神经细胞,重塑神经网络,恢复病人在语言、记忆、感觉、肢体等方面的部分或全部功能,达到脑病的有效康复。